首屆公共藝術獎將成為未來論及公共藝術再發展的指標

綜觀首屆之公共藝術獎,由作品推薦過程乃至評選結果,應較屬於一個以環境美學為主題之獎勵策略。這樣的機制,就當前之設置情況而論,應在於鼓勵各興辦機關,在於以鼓勵替代興罰,來落實此文化藝術政策之存在價值。但若論及未來之再發展,評選的結果,更無形地標誌出一種指標性隱喻著未來興辦公共藝術之價值取向與型態的呈現方向。

本次公共藝術獎反映出幾個特質:在設置點上多偏向於都會區或重要交通節點﹑設置經費多在數百萬元乃至上千萬元之間,作品數量多著重於一組多件的型態。這樣的成果似乎顯現著數大(高經費規模﹑型態多樣﹑數量多)便是美的價值取向,而這樣的成果,亦恐扭曲原本的鼓勵原意。

但更多偏遠地區或非公眾常聚集之設置點,或是較低設置經費之作品,相較於這些本已吸引著媒體或是業界目光,且在先天條件與資源上得天獨厚的多數得獎個案,並非在於設置計畫或作品本身之良莠,乃是在僵化的法令規範﹑少量的設置經費與薄弱的專業資源等不利情況下,而難以成就出同樣醒目的成果。

參酌公共藝術教育發展協會對於近十年來於台灣公共藝術統計數據,其公共藝術經費在一百萬以下約佔70%,且這些個案多分佈於都會區以外之各城鄉地區。回歸到公共藝術本質的省思,在視覺美學之外,首屆公共藝術獎這樣一個具有指標性意義的獎項需要帶領我們思考的是:隱沒在各鄉鎮的小型個案,是否應更被關注與討論?跳脫個案的先天條件,興辦與作品創作層面究竟可以怎樣運用有限的的資源與對策,實質地締造出符合公眾價值的新環境美學觀?可以怎樣教育公眾,由被動與置身於外的參與方式,願意化為自發性的永續經營意願?這些設置的對策與價值提供,方是當今論述公共藝術的基礎。

C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