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談公共藝術的年代,到法令規範下的公共藝術

回顧過去,昔日的偉人雕像、大師作品、獅子鐘、扶輪塔…等環境物件,雖與當代所論述的公共藝術有著解讀上的差距,但就時間觀點而論,這些環境物件之於公眾生活,無論就其生活記憶、環境地標與價值,卻具備著一定程度的公眾意涵。

公共藝術,由立法之初對於視覺藝術的創作保障乃至今日,均促使『雕塑』始終成為公共藝術作品的主流。雕塑,可以其抽象來引導想像,亦可以其具象來詮釋生活議題。時代價值的演化帶動多元的思維,不僅促使如:數位、機械等更多樣性的媒材,得以更進一步地於公眾場域擴展互動性的議題,在型態上,更多樣化的藝術裝置,更在環境中提供著各具其趣的風貌。甚至表演、社區活動等突破視覺藝術範疇的型態,亦藉由案例的軟硬體結合,在近幾年的個案中,佔據越來越多的比重。

這些現象,不僅說明著:由個社會體制與價值,在由威權朝向住民自主之後,藝術本身便已逐漸跳脫創作的自我性,在多樣性的演化下,多元地成為一種服務公共的對策或手段,公眾,不僅得以表達意見甚至得以被引進創作的領域。

 

C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