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與公共藝術矛盾於主體與客體之間,集中運用的基金制,抑或點狀分佈的個別設置,均未能反映與提出發展對策。

就都市設計觀念上的演化而論,過去,建築常因缺乏人文美學素養,藝術於公眾環境的植入,自然在於以景觀的態勢,來軟化工程導向的建築環境。但發展至今,建築藝術觀念逐日普及化的趨勢,使建築本身已足以美學的觀點,來刺激都市景觀朝向藝術化發展。因此,消極面的公共藝術,仍須經由整體環境計畫的安排下,以為環境“加分”的功能導向,來一一植入於公眾環境;而積極面的優質建築藝術,更在於以其量體的尺度,以巨型公共藝術態勢成為環境美學的一環,而非將藝術低能化為妝點建築環境的彌補工具。

公共藝術,源於《文化藝術獎助條例》第九條:『公有建築物應設置公共藝術,美化建築物及環境,且其價值不得少於該建築物造價百分之一』。這“1%”具體的說明著公共藝術不論在於建築設計本身,或者環境構成上都僅在於“輔助”而非具“取代”的位階。而所謂之“美化環境”,卻意涵著公有建築在設計美學的不確定性,常導致對於環境產生之負面效應,因為“公有”建築,而賦予藝術擔負起彌補公眾環境美學的神聖“公共”性使命!於是這“1%”的藝術百分比,似乎引發出本質上的矛盾現象。

 

缺乏總體環境發展對策與人物力資源之現況,熱絡的基金制政策在於彌補地方文化部門長期之經費窘困問題。

C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