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藝術之於公眾場域的意義,自然在於以其藝術創作的軟性思維,以當代的觀點去賦予公眾環境一種地域「在地性」,或場所「主題性」,也期望藉由諸如“接觸”、“參與”等方式,來觸發公眾場域的「公共性」本質。在公眾生活環境中,舉凡室內空間或是戶外景觀,設計思維與手段深層地影響著公眾場域的特質,這些特質不僅更引導出活動的可能性,同時也可能創造出多元的新環境文化面向。

 

交通網絡上的路徑與節點與交通行為的流動與靜止

隨著交通網絡的形成,公眾於生活環境中的活動行為相對增加,科技的演進,在都市發展的推演上日趨快速地縮減了等時圈的幅度,城鄉的距離逐漸接近於昔日的鄰里,致使地域人文有著朝向同質化或近似化的趨勢。對於有如城市空間細胞的建築構成,當代國際化的技術與材料,更促使建築環境在速度與時間的相對提昇下,於交通網絡上的流動行為更難以界定其地域性。於是,快速流動於城鄉間的交通,更加模糊了環境的視覺識別。於是,在這些界線模糊的環境場域之中,公共藝術往往以其型態來成為環境中的視覺符號,在複雜紛亂的交通網絡空間中,提供出“區分”與“指引”的環境視覺功能。

交通工具動態地流竄於各城鄉據點之中,公眾活動與環境設施均有如歌曲中的音符般,交織地組織出常民生活的組曲,也如文字符號般地編輯出紀錄著當代人文的文章。在交通運輸系統中,流動的快速性滿足了公眾的基本運輸需求,空間建築內容中的設施,靜靜地成為了城鄉交通的中介轉運點,提供著看似靜態的休憩或轉運等服務,在功能上不僅緩和了瞬間流量,同時也藉由公共藝術不同的創作標的,達成諸如:在地文化表達、視覺趣味、休憩服務等多元的功能訴求。

C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