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公共藝術於台灣已有十餘年的發展歷程,回顧其立法精神,應在於提供藝術家創作的機會,以藝術融入環境來改善都會景觀。然而發展至近年,公共藝術之於環境,逐漸由「加法」演變為「減法」的討論,而在藝術創作﹑公共政策及執行機制的不同範疇,均引伸出諸多公共性與藝術性層面的問題。

 

對於擴大『公共藝術』定義之正當性問題

隨著公共性的逐漸受重視,與藝術性層面的多元發展,對於公共藝術的定義,也逐漸因包容著更多元的討論範疇而產生多重的觀點。公共藝術的定義,也逐漸由永久性的藝術設置,發展至應否更擴大至表演藝術的討論:『公共藝術之所以會在名詞定義產生多重的聲音,是固定式的具體藝術形式與活動式的表演藝術間的爭議。』高雄市文化局長管碧玲以攸關經費利益的觀點,歸納出藝文經費補助與公共藝術的關連性:『表演藝術能不能被納入公共藝術,往往涉及公共藝術的經費是否可以回饋在表演藝術層面上。』管碧玲認為公共藝術具有表現城市風貌的特質,因此表演藝術跟視覺藝術應該被清楚界定:『如果要把表演藝術放進來,成為公共藝術的一環,那就沒有公共藝術特性的存在了。』因此管碧玲並不主張將公共藝術擴大到表演藝術的範疇:『因為這牽涉到全國推動公共藝術基金制度的一致性問題。』漢寶德也質疑著以表演藝術來成為公共藝術形式的正當性問題:『公共藝術的預算是來自「文化藝術獎助條例」第九條的規定,而要求公有建築物拿出百分之一的建築經費設置藝術品,擴大公共藝術的定義是不合法的,問題並非出於藝術界的態度,而在於其正當性。』(註1)

C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